咔嚓专访|儿童摄影师何雨霜:我不是完美妈妈,我尽力教给孩子勇敢和善良

2019-08-09 06:00:00 李一懿 实习编辑:周小东 文字:张文心 摄影:何雨霜

3.jpg


微信图片_20190808170426.jpg


微信图片_20190808170421.jpg


摄影师何雨霜的世界很单纯,就是孩子。她自己的儿子,到她工作室来拍照的孩子,还有那些在困境中仰视希望,需要社会给予理解和帮助的特殊儿童。她和病魔对抗过,虽然是一场赢面颇大的抗争,却也让她对人生、对亲情有更多的思考和感悟。何雨霜很愿意把这些与人分享,她也是个非常健谈的人,她的很多经历和想法特别能打动女性和母亲。我们想更直接的展示她的内心世界,这也是第一次,咔嚓专访用第一人称来讲述摄影师自己的故事。



微信图片_20190710154406.jpg


微信图片_20190710154331.jpg


我大概注定要做和孩子相关的工作

当我自己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就喜欢孩子。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张大眼睛照片,女孩渴望知识想要读书的模样给了我非常大的触动,那时我就在想,以后有能力了定要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。后来我之所以拿起相机,也是因为看到了影像表达出来的力量,我也想去拍摄这一类题材,期冀用我的微薄之力帮助这些求学难的孩子改变命运。还没有等到这样的拍摄机会,却在机缘巧合下接触到另外一群可爱可敬的孩子,我想我可能会一直陪伴他们走下去。

那是我的一个手机摄影分享会,现场来了位医生,他在活动结束后问我:“你愿意来拍拍我的孩子们吗”?说实话,我最初是害怕的。因为医生想让我拍摄的是一群烧烫伤儿童,只看照片也会感受到狰狞伤疤带来的恐惧。医生跟我说了很多关于这群特殊儿童的事,他们表面的伤疤看似愈合了,但在成年之前都要一直接受治疗,才能缓解身体在生长过程中带来的疼痛。但更难的是那些害怕和拒绝的眼光,或许通过摄影师的镜头让他们被理解被接纳。

我接受了邀请,在一个义诊现场,我第一次为烧烫伤儿童拍摄照片。近距离看这些带着伤疤的孩子冲击力是很大的,更多的感觉是震撼。我在一间很空旷的屋子里给8个孩子拍摄,阳光照射进来,落在他们疤痕遍布的身体上,但是更耀眼的是他们的笑容。一个男孩子跟我说,姐姐你看,我身上有奔腾的骏马。那一刻我的眼泪止不住,孩子们不止有美好的想象力,面对磨难甚至远比成年人坚强。

 





我自己就是那个不够坚强的成年人

三年前我得了甲状腺肿瘤,在确诊的那天,我的世界天都塌了。虽然这种病被业内叫做幸福癌,治愈率极高,我还是恐慌不已,不停哭,我的儿子才三岁,我要是不能陪他长大,看他结婚生子,我会有多遗憾,我的儿子失去妈妈又有多可怜啊。我不断幻想我的儿子因为没有母亲的陪伴可能会被欺负,可能会性格大变,我陷入了极端害怕和焦虑的情绪。手术之后还是有转移,我需要做一种特殊的化疗,是喝带有放射线的水。喝这个东西身体不会有很难受的反应,但是需要和正常人隔离开来。换句话说,那时的我是个辐射源。超过1个月的时间我和儿子没有见面,听邻居说那段时间我儿子整个人都是呆呆的,也不说话。后来他的性格也越发敏感,那是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父母不能陪伴孩子会对孩子有多大的影响。病愈后我改变了对儿子的教育方式,我把他当成大孩子一样的去和他交谈。有人说我变得豁达了,也更有勇气了。真的是这样,现在我拿着相机走在街上,觉得自己特别有力量。



2.jpg 



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爱就是陪伴

那次生病影响了我和儿子的相处模式,我会尽量找时间陪伴他,带他去看世界。人总觉得人生很长,想要做的事情今天没空,那就等明天吧,后天也行。想要陪的人今天没见到,那改天再见吧。但是孩子不会等你的,他们一天一个样,有些错过的经历永远都补不上。经常有顾客问我,你和别的儿童摄影师有什么区别。我说我会用你们的眼光去拍摄你们的孩子,记录他们当时当下的状态和情绪。一本记录成长的相册里,不应该只有乖巧可爱的笑模样,他们也有不高兴的时候,闹别扭才是孩子们的常态。我也会请孩子的爸爸妈妈入镜,很多时候家长觉得没必要,但是我的一句话就会让他们改变想法。你希望你的孩子将来看到这些照片会记起什么?是自己“孤独的”记忆,还是有父母幸福相伴的童年。通过这样的拍摄,很多父母意识到陪伴孩子的时间还不够,能够让他们感受温暖的亲子时光,留下更多爱的回忆,我很庆幸。



DSC_4999A_副本.jpg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以上图片由摄影师何雨霜提供


微信图片_20190806154050.jpg

·关于摄影师何雨霜

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,图虫认证摄影师,特殊儿童公益摄影师,独立儿童摄影师,高校特邀讲师。